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傳統文化 >> 內容

從黃庭堅到黃云鵠的云谷洞/瀘州.趙永康

時間:2015-03-16 9:20:15 點擊:

  核心提示:從黃庭堅到黃云鵠的云谷洞[1]秦始皇的阿房軍宮,“覆壓三百余里”,砍兀了蜀國的青山,耗盡天下的人力物力,才蓋建起來。遺憾是,不幾年,楚霸王進咸陽,一把火燒得它干干凈凈,只余下罵名千古。到是那窮詩人劉禹...

從黃庭堅到黃云鵠的云谷洞<!--[if !supportFootnotes]-->[1]<!--[endif]-->

 

 

秦始皇的阿房軍宮,“覆壓三百余里”,砍兀了蜀國的青山,耗盡天下的人力物力,才蓋建起來。遺憾是,不幾年,楚霸王進咸陽,一把火燒得它干干凈凈,只余下罵名千古。到是那窮詩人劉禹錫的陋室,雖然“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卻代代令人贊嘆。往事千年,劉禹錫和他的陋室都已作古,在現實的生活中,還找得出這樣韻雅風流的“陋室”么?

瀘州城西二三里,峰巒環抱處,涓涓一灣小溪,蜿延曲折而來,直下深谷。危崖曲水,澗底翠竹千竿。崖畔夏令飛泉直瀉,“萬點崗光橫皚爽,一弘瀑布靜囂塵”,樟楠蔽日,有說不出的幽靜。最是那冬日泉斷水枯,巖頭若斷若續,儼然滴乳,暇日登臨,別是一番只可意會而不可言傳的美的享受。

宋人趙明誠、李清照夫婦二人共同編纂的《金石錄》記載,早在唐代,這里便已建起一所名叫“真如寺”的佛家禪院。宋代,詩人黃庭堅秉筆直書“以鐵龍爪治河真同兒戲”得罪皇帝,貶謫來此,品嘗壁間石縫內緩緩溢出的山泉,稱贊說:“清洌甘甜,一州泉水皆不及也!鼻閯雍踔,乘興揮毫,題下了鐵畫銀鉤的“滴乳巖”3個大字,摩巖勒石。年代既久,風吹雨淋日曬,字跡漫漶,不堪復識。五百年后,明代狀元楊升庵“議大禮”撼門哭諫,充軍云南,路過此間流寓。同是天涯淪落人,楊狀元崖前觸景傷情,好生感慨,乃在日漸杞朽的古廟巖傍,重新摩巖題刻“滴乳泉”3字而去。

這座小小的山巖,既得黃太史、楊狀元先后品題,身價培增。每值春秋佳日,便有城內仕女游人,前來尋幽訪勝,漸次發展成為一方的風景名區。明人曹學那部頗有幾分名氣的《蜀中名勝志》,也對它進行記述。又誰知明清交替的戰火,真如寺及其附屬的種種旅游設施,盡數毀于兵燹,蕩然無存。雖然經過后來的修葺補復,也自凄清冷落,辜負甘泉丑石,絕少有人問津。又過兩百多年,連楊狀元的題刻,也又看不清楚了,黃庭堅的十七世孫黃云鵠,來到瀘州作官,他追蹤前賢遺跡,遍覓乃祖庭堅留存在瀘州山山水水之間的翰墨文章,面對鳥語空山中的這一無邊風景,慨然奮筆,在巖頭補書“滴乳巖”勒石,至今挺立其間,字跡蒼猷古樸,令人想乃祖山谷遺風。

在這里,黃云鵠依巖壘石,筑就一座半吞入巖、方可二三丈的陋室,取名“云谷洞”。洞門不大,勉強可以通人。洞內,依稀可以看到從對面山巖上投射下來的日光,頗有幾分羽士燒泵煉丹巖穴氣象。進門迎面3通并立的石碑,高略與人等而闊半之,遮斷了洞的一大半。左邊兩塊,是黃云鵠自撰的題記,記述他壘石筑洞之所由來,以及乃祖涪翁的高風亮節及其貶謫瀘州時的種種活動,備道他本人的追慕和景仰。難得的是,最右邊的一塊石碑,雙鉤陰線手法刻就涪翁畫像一尊。碑的右上角,真書陰文鐫刻銘詞,摩讀其文,猶可辨曰:“涪翁自畫像贊。是僧有發,是俗無塵。作夢中夢,此身外身!比绱搜趴★L流,實在瀟灑得很。

碑的左下方,隱約可見5行陰文鐫刻的小字,應系云鵠先生當年題跋?上б呀浤:豢蓮妥R了。面對這3通石碑,1個終身正道直行,寧肯自放于山水之間,游于得失之外,至死也不向邪惡勢力曲服的鐵筆太史黃涪翁,活靈活現而又道貌岸然地挺立在我們面前!

根據國家文物部門的調查,這方“涪翁畫像”石碑,國內還另有兩塊,分別安放在海南島和成都城外的杜甫草堂,一模一樣。它們是何時出自何人之手,又怎樣被安置在分別相距萬里之外?那已經是考據學家們的問題了。我們在這里看到的,是黃黃庭堅的到處受人景仰;是一個景仰黃庭堅的清潔貞正,而且身體力行的云谷洞主人黃云鵠。就是他,在成都把一個漁肉鄉里,致死人命案發后逃入權門避禍的劣紳,從頂頭上司家里抓上公堂,當堂審結問斬!與他秉筆直書國史的乃祖庭堅一樣,錚錚硬骨,令人景仰千秋。

看一看他的云谷洞吧!3通石碑的背后,是一張寬寬的石床。在這張寬寬的石床上,有一個長可兩尺的小石枕,上面刻著:

來此暫憩,退省休藏。久游倦息,息茲石床。

少息則可,久息則荒。老何敢荒?匪憚石涼。

小憩,也不敢久了,唯恐荒誤了該辦而還辦完的公事。所以,只能小憩在這冰冰冷的青石床上。這是何等高尚的情操!

人們所知道的黃云鵠,是他的《百花潭詩草》與留在都江堰、青城山的墨寶,桂湖楊升庵祠里的楹聯;還知道他是國學大師黃季剛先生的生身之父,從而認定他是詩禮傳家、風流俊雅的儒學之士。然而,我們在云谷洞所看到的,僅僅是這些么!

從黃云鵠到現在,又已百年過去。后來在那里修建的文王“百子圖”,也已又經歷了一番廢興。幢幢高樓,在這一帶修建起來。滴乳巖頭,不見了甘泉滴瀝。小小的云谷洞,無人問津。不只是苔蘚剝蝕,草色映門,連出入這澗底的道路,也荒蕪得幾乎找不到了。比起劉禹錫的陋室,也陋得有過之而無不及了。然而,當你在權威性的《中國名勝大詞典》和更為權威《不列顛大百科全書》里讀到關于它的記載并且與我們一起神游之際,你可曾絲毫感覺到它的陋么?

(非常抱歉的是,現在,連云谷洞也沒有了。

<!--[if !supportFootnotes]-->

<!--[endif]-->

<!--[if !supportFootnotes]-->[1]<!--[endif]-->   原載《古典文學知識》1999年第3期,江蘇古籍出版社出版。

作者:趙永康 來源:網絡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網站地圖 | 在線留言 | 信息交流 | 網站投稿說明
  • 瀘州作家網(www.ivaluesuite.com) © 201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錄
  • 主辦:瀘州市作家協會 站長:楊雪 總編:李盛全 名譽總編:剪風 副總編:周小平 羅志剛 總編室電話:(0830)2345791 法律顧問:劉先賦
    地址:瀘州市連江路二段12號五樓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備108081號
  • 菠菜白菜信息网 宜兰市| 宁明县| 育儿| 赣州市| 古蔺县| 钟山县| 容城县| 明水县| 保靖县| 盘锦市| 木兰县| 巴彦县| 喜德县| 唐山市| 都兰县| 乡城县| 临西县| 开平市| 岳普湖县| 永靖县| 绥中县| 临洮县| 乌拉特后旗| 长子县| 正镶白旗| 景泰县| 河曲县| 正宁县| 枣庄市| 广灵县| 昭通市| 吴旗县| 天柱县| 湘西| 博乐市| 金秀| 郴州市| 曲阳县| 海城市| 张掖市| 丰台区| 扶绥县| 偃师市| 新巴尔虎左旗| 博爱县| 石河子市| 佳木斯市| 绥滨县| 利川市| 绥棱县| 元江| 天台县| 渝中区| 横山县| 阿尔山市| 利辛县| 武义县| 华阴市| 德清县| 淳安县| 玉溪市| 大竹县| 鲜城| 康乐县| 中方县| 遵义市| 车险| 四会市| 宜良县| 西城区| 汉中市| 新源县| 宁武县| 阿拉善右旗| 临颍县| 塘沽区| 淳安县| 东至县| 嘉兴市| 拉萨市| 偃师市| 北宁市| 措美县| 密云县| 莆田市| 宁津县| 邻水| 商水县| 太保市| 龙江县| 溧水县| 乌海市| 金昌市| 莱阳市| 偏关县| 济宁市| 清镇市| 类乌齐县| 金昌市| 闸北区| 莒南县| 枝江市| 安陆市| 贡觉县| 新昌县| 邮箱| 麻城市| 渭源县| 灵川县| 丹江口市| 邯郸市| 潜山县| 苍梧县| 南靖县| 济南市| 安乡县| 奉新县| 桦南县| 余姚市| 安吉县| 辛集市| 民勤县| 正蓝旗| 滁州市| 淄博市| 堆龙德庆县| 云南省| 景宁| 山西省| 桂东县| 旅游| 长丰县| 中方县| 绥棱县| 乐平市| 梁平县| 阜新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