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傳統文化 >> 內容

楊升庵宜賓戎旅詩的意境與特色/瀘州.趙永康

時間:2015-04-14 9:14:27 點擊:

  核心提示:—從建昌(今四川省西昌市)入,渡金沙江以達云南姚州(今姚安縣)境。孔明“五月渡瀘,深入不毛”,走的就是這條路。石門道(北路)——從成都經嘉州(今四川省樂山市),浮岷江經敘州(今四川省宜賓市)而去云南老...

從建昌(今四川省西昌市)入,渡金沙江以達云南姚州(今姚安縣)境。孔明“五月渡瀘,深入不毛”,走的就是這條路。

石門道(北路)——從成都經嘉州(今四川省樂山市),浮岷江經敘州(今四川省宜賓市)而去云南老鴉灘(今鹽津縣) ,越豆沙關(即所謂石門)以向昆明。

川黔道(西路)——從敘州沿長江東下,經南溪、江安諸縣,繞道瀘州過納溪縣以去永寧(今四川省瀘州市屬敘永縣),穿過黔邊直去云南的曲靖。明王朝開國之初,傅友德平定云南的四川方面軍胡海洋、郭英部隊,就從永寧集結啟行。楊升庵行役往來,走的也主要是這條道路。

在這3條川滇古道之中,就有兩條分別從敘(古稱戎州)瀘兩州經過,瀘戎境內的山山水水,印下了楊狀元的歷歷行蹤,留下了他眾多的品題吟詠。

 

嘉州一日到敘州

 

楊升庵生長京師。母喪還鄉守制,是從陜西經劍閣陸路入川。他第一次路過敘州,是守制期滿回京復職,從成都浮流東下。那次,他當然不會有什么賦詩的雅興。后來發戍充軍,是從北京南下,過江陵(今湖北省江陵市)取道黔邊以入,沒有路過敘州。直到嘉靖五年四月,驚聞其父廷和病篤,“匹馬間道,十九日至家”,從石門道回川,才又從敘州匆匆過路。不過,在這以后,隨著往來行役,路過的次數也就多了。《明史·楊慎傳》說:有明一代,“著述之富,記誦之博,推慎為第一。”這位滄落天涯的楊狀元,所到之處,無不賦詩紀行,書懷述志,偏是他留在敘州的詩極少,今僅可見七絕《舟次敘州》一首:

嘉州一日到敘州,好似乘風列子游。

烏鵲南飛月明里,喜聲先報蕊珠樓。

蕊珠樓,在瀘州,是楊升庵晚年流寓所在。其在瀘州(古名江陽)所賦《江陽病中秋懷》組詩之七云:“卜居草草結軒,江郭西偏寂不喧。蕊珠樓接蕓香閣,”即此。不是指成都那個有名的蕊珠樓。嘉州,沿岷江下敘州,水程253公里,冬日水枯,舟程三日;夏秋漲潦,水疾如箭,當日即達。楊升庵此番泛舟,正是在他賦為上述《病中秋懷》不久之后的一個夏秋之交。如此江流放船攬勝,李白曾經寫過:“朝辭白帝彩云間,千里江陵一日還”,膾炙人口。他說的是“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至于舟中人自己有什么感受?他是怎樣過來的?楊狀元在這首詩里說:是飛過來的,像《莊子》里所多次提到過的那個仙人列御寇一樣,乘風飛過來的。縱一葦之所如,臨萬頃之茫然,浩浩乎如馮虛御風,而不知其所止,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何等得意,何等自如,何等的瀟灑! 

短短7字,道盡夏日岷江河上放流疾駛所見的無邊風景。神韻天然,與李白的名篇互相發明,引得眾多游人望風懷想,躍躍欲試。

江上之風,撲面颯然而來,楊狀元披襟以當之。夾岸青山、雞犬、桑麻。田間農夫,牧童吹笛,好一派神仙畫圖!然而楊狀元自己卻不是神仙中人,他原本欽命謫戍一犯軍,有家歸不得。當他的航船抵達敘州城下的時候,已是月明星稀,烏鵲南飛。曹孟德當年“釃酒臨江,橫槊賦詩”的名句,自然涌上他的心頭,這“繞樹三匝,無枝可依”的烏鵲,能飛到哪里去呢?禁不住行旅思鄉之念,油然而起,覽景思懷,倍覺傷心慘目。如此萬端幽怨,偏又不能直接道來,只好學個稼軒居士“卻道清涼好個秋”,寫下了末句“喜聲先報蕊珠樓”,說是讓南飛的烏鵲,告訴瀘州的故人和親友:“明天,我又回來了”。如此這般,細細讀來,應有何等凄楚!

楊升庵的詩,在明代獨立于“前后七子”之外,別樹一幟。他的有些詩,初看似乎很淺,明白如話,但仔細推敲,便發現也頗有一點像江西詩派那樣,“句句有來歷,事事有出處”。筆力千鈞,而又熨貼自然,不顯生硬。不唯沒有雕琢的痕跡,反顯得別有新意。這首《舟次敘州》,應即如此之作。

 

可憐煙草江安樹

 

這類游子懷鄉之詞,在升庵集中,比比皆是。有些,更是一氣呵成,直抒胸臆,其《董壩》詩云:

扁舟孤棹宿楓林,獵火漁燈逼歲陰。

千里思家回白首,青山江上疊愁心。

董壩,舊屬江安縣,今在瀘州市屬納溪縣境。明時,設水驛,為過客泊舟艤船之所。細心的讀者,當然可以看出這首小詩與唐人張繼那首有名的《楓橋夜泊》之間的淵源關系:一樣的離人愁思,一樣是江楓漁火。此情此景,何等相似。然而,二者卻又不相同,張繼的愁思,是一縷淡淡的清愁,伴隨著姑蘇城外寒山寺的夜半鐘聲,在夜空中緩緩地飄蕩;楊狀元的愁思,不是離愁,不是個人私怨,而是他信而見疑,忠而被謗,被趕出朝堂,眼看嘉靖皇帝諸般虐政,卻再也無由直言進諫,以匡時政,“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雖然自己老朽且病,雁去帆來,已成白首,猶自思念無窮。頻頻回首,不盡依依。愁思萬丈,有如那江上重重疊疊的青山,疊疊重重,竟理不出個條理和頭緒。如此融化前人詞語以為己句,卻又毫不牽強,天衣無縫,給人以新的美學享受,應當說是楊升庵詩的一大優點,而人或以“楊慎愛作偽”目之,未免有些學究氣。

    升庵集中,還有另一些敘州境內戎旅之詩,從更深層次,反映了作者的的內心思想境界,如《過南溪懷二劉參之承之兄弟》云:

京國交游四十春,劉家兄弟最情親。

風流云散三生夢,水逝山藏一聚塵。

沙步維舟催解纜,鄰村聞笛倍沾巾。

可憐煙草江安樹,愁見當年送別津。

參之,名景宇;承之,名景宗。舊在京師,并與升庵為摯友。后來功名失意,退隱還川。升庵集中,多有投贈他們之作。風流云散、京師繁華,裁詩置酒高會的時代已非;水逝山藏,則是二劉兄弟竟已作古。思念故人,能不感慨!當年,就在這南溪城下江步頭,升庵過境遠行,承之趕來話別,升庵賦為《南溪舟中與劉承之話舊》,已自不勝感慨。其辭云:“晴月初江對佳人,明燭深林慰苦辛。征棹來帆成白首,鳴儔伴侶嘯青春。萬重山塞浮云外,咫尺滄浪積水深。歌罷語闌還別去,朔風寒雪倍傷神。”升庵行戍,承之趕來船舟慰問,晴江月下,共話京師“青梅竹馬”少年時,感慨世事蹉跎,已成白首,自己而今還要征棹來帆,跋涉奔波,遠去重山一萬重。才相逢,又離別,更添得白雪皚皚,北風凜冽,愁云慘淡萬里凝,夠傷心了。哪知道今度重游,竟連承之也再不可得見!依舊是江步維舟,依舊是岸頭村笛,景猶是也,己猶是也,而人事己非,連承之也已物化,再也不能剪燭蓬艙,共訴愁腸。《詩》云:“鸚其鳴矣,求其友聲。”而楊升庵故友安在?再無從覓舊時相伴登高長嘯侶,但聞得荒江野渡吹笛梅花三弄聲,就連當年最最不堪的舟中訣別,也再不可求。曉風殘月,依舊是夜冷清江;蘭舟催發,所要去的,偏又是江安城下當年與二劉兄弟最后分別之處。此情此景,更誰能領會得其中滋味!

李清照怕對“梨花”,怕的是鏡中人比黃花瘦。楊狀元此番愁見江安,怕的是觸景傷情,喚起了對于亡友的無限哀思與自己的萬種憂愁。難為他削籍充軍,已經30多年了,然而嘉靖皇帝兀自饒他不過,“每問近來慎作何狀”。世事如此,我們的詩人,能復何望哉!屈原有怨,還可以發而為《騷》,楊狀元卻是連“怨”也不敢。他不能不懼及禍會從天外飛來。滿腔幽怨沉郁于胸,所以,他寫下的也就只能是“愁見當年送別津。”這里的愁,不僅是愁無由重見故人,愁自己不得金雞放赦,重登朝堂,再為國家效力,同時也是愁煙瘴邊三千里遠戍。就在這次去滇途中,他吟成了字字當作哭聲讀的七律《自江安登陸歷諸險道》:

鏡吹晴泥阻且修,琉璃岸傾鐵馬愁。

藤蘿箐出深井底,連天云在孤城頭。

眼前行路嗟如此,身外功名復何求。

欲求縮地壺公術,厭作乘風列子游。

從江安舍舟陸行,經梅嶺(今江安縣紅橋鎮)、大壩(今興文縣共樂鄉一帶),以達永寧而合于去云南的川黔古道。鐵馬,川黔邊民行走泥濘山路時使用一種特制防滑具,鋼鐵鍛打而成,底面狀如鋸齒。綁在鞋子下面,行走雨雪山路,防墜防滑。卷地北風,崖間冰凌百丈。滑得像玻璃板一樣的邊關古道,漫漫而修遠兮,永遠也望不到盡頭。北宋年間,林廣征剿烏蠻乞弟,沿著這條道路經(今四川省長寧縣)、樂共城(今興文縣境內),向鴉飛不到山進軍,“天大寒,士卒皆凍墮指”;唐代“天寶宰相楊國忠,欲求恩幸立邊功”,派鮮于仲通將兵6萬進攻云南,在瀘水(今云南省瀘南縣)全軍覆沒,走的也是這條路。幾百年過去了,楊升庵而今再來,一樣是北風其涼,風雪載途,密箐深林,孤城廢堡。這一切一切,令人不由不想起當年“萬人冢上哭悠悠”的寡婦孤兒,不由不想到自己“永遠充軍”那“椒花落時瘴煙起”的云南荒服之外。望前途,一片漆黑,一派渺茫。復念自己24歲狀元及第,金榜題名;“議大禮”為首撼門哭諫,更加名滿天下。哪知道一朝得罪,這一切件件激起嘉靖皇帝的嫉恨之心,喜靖十六年,立太子大赦天下,也特別傳旨不赦免自己,真正是如東坡貶謫天涯時所言:“平生文字為吾累”,不得不學他“此去聲名不厭低”了。在這山窮水盡之際,我們的詩人,已經再也沒有學為“乘風列子游”的雅興,只希望能夠有費長房的縮地之術,早日走完這永遠也走不完的滇黔行役戎旅之路,在清凈無為之中,尋找自己的歸宿。楊升庵晚年的思想,與老莊日益接近,在這首詩中,也明顯地流露出來。他對于重登朝堂,施展自己的才能與抱負;對于以嘉靖皇帝為代表的大明王朝,已經徹底絕望了!

 

魚鳧關外雪山關

 

莊子“齊物”,同生死,等貴賤。作為這種思想的反映,《莊子》里的仙人是快樂而無憂無慮的。然而我們的楊狀元,卻自半點也快樂不起來,“厭逐乘風列子游”,正是他日暮途窮,與老、莊日趨接近而又始終未能從老、莊那里找到自己歸宿的思想境界。這種理想哲學與現實生活之間的矛盾,在他的另一首《雪關絕粒諭從者》詩里,得到了進一步的展現:

馬病漫興嗟,戎旅華封本一家。

我骨已仙元不餒,何須食柏與餐霞。

雪山關在敘永縣南60公里,海拔1840公尺,是瀘州通去滇云的必經之路,咽喉險阻。所謂 “是南來第一雄關,只有天在上頭,許壯士生還,將軍夜渡”之地。冬日北風怒號,冰雪封山,人馬經過,每有失墜之虞。楊狀元行役至此,糧糗斷絕,困阻在驛店里,仆馬病,難以繼續前行,實在可以說是山窮水盡了。太史公云:“勞苦倦極,未嘗不呼天也;疾痛慘恒,未嘗不呼父母也。”然而楊狀元偏自不呼,不唯不呼,他還說是自己“骨已仙”,連食柏餐霞也不需要,無所謂,滿不在乎。他說,旅途行役,辛苦往來也好,還是安居高堂華屋之下也好,從本質上講,其實都是同一的,“同生死、輕去就,又爽然自失也”。老莊哲學思想,在這首短短的七言絕句里,得到了至為完美的表述與充分展現。

然而,現實生活中的楊狀元,在如此嚴峻的現實面前,真的能夠這么坦然,這樣出塵瀟灑么?嘉靖三十七年冬天,一隊全副武裝的騎兵,根據云南巡撫王丙的命令,在4名指揮使的率領下,寅夜來到瀘州楊慎家門,不由分說,把這位年屆七十,兩目昏,四肢不仁的老人重新逮捕起來,鋃鐺鎖赴滇云萬里。楊狀元“登艫一望一魂銷”,他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不但永遠不能遭逢金難放赦,再登朝堂,而且是連四川也回不來了。“寵餞江陽殊靄靄”,極目所見的是,“梅心柳眼皆春意,舞夷歌亦舜韶”故鄉的各族同胞,是如此親切,故鄉的山川風物,是如此關人,然而楊狀元明白,嘉靖皇帝永遠不會饒恕自己,衰老且病的他,是永遠也回不來了!在他行將進入黔山之際,永寧諸賢再次為他送行,祖帳城南魚鳧關外。30年前,楊狀元第一次從這里路過,永寧諸賢送至魚鳧關。當時的楊狀元即席揮毫,題下“鳧關捧日”四個大字,同時寫就“華夷統鎮連千里;黔蜀分疆第一關”楹聯,付人一并鐫刻關門之上。雖然才人去國少不了幾分惆悵,卻也還未識得這永遠充軍煙瘴邊的愁滋味,賦下新詩,說是“生還如有日,相伴老漁蓑。”哪知道三十年過去,自己兀自不得回來。無為也好,齊物也好,理想的哲學,畢竟代替不了生活中嚴酷的現實,楊狀元再也壓仰不住的滿腔怒火,終于全部爆發了出來,他字字投槍、聲聲泣血地寫下了《永寧諸賢送至魚鳧關》:

魚鳧今日是陽關,九度長征九度還。

何補干城與心腹,枉教霜雪老容顏。

    撲面朔風,斷非是渭城朝雨;永遠充軍,更非復奉使行人。陽關外頭,王右丞勸行人更盡一杯酒,為的是西出陽關無故人。魚鳧關外,楊狀元生離死別,誰復忍、誰復忍勸他更盡一杯酒呢?遠瞻前路,度不完的密箐深林,翻不完的叢山峻嶺。千里黃云白日曛,北風雨雪正紛紛,風蕭蕭兮路漫漫,從此生為隔世之人,死作異域之鬼。傷心慘目,有如是耶!如此傷心慘目,孰能無怨哉?楊慎《魚鳧關》之詩,蓋自怨生也。屈原《離騷》之怨,是婉轉反側,“一篇之中,三致意焉”,對于雖然昏聵到十二萬分的楚懷王,猶自懷有最后的一線希望。而我們的這位明代第一才人,連最后的一線希望,也隨著緊緊套在自己手腳上的械鎖鋃鐺之聲而徹底幻滅了。此時此刻,他還能夠有什么呢?所能有的,也就只能是亙古無邊的悲憤和哀怨。《小雅》怨謗而不亂。楊升庵的哀怨,還沒有完全脫離這個范圍,可是他批判的鋒芒,已經遠遠不僅是對準那“作我干城”的糾糾武夫與“為王前驅”的心腹爪牙之流,而且是指向暴虐不仁的嘉靖皇帝,指向以這位暴虐昏君為代表的大明封建王朝,這比起屈原的《離騷》來,自然別又另是一番紅素了。

作者:趙永康 來源:網絡
  • 上一篇:詩酒風流人瀟灑/瀘州.趙永康
  • 下一篇:沒有了
  •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網站地圖 | 在線留言 | 信息交流 | 網站投稿說明
  • 瀘州作家網(www.ivaluesuite.com) © 201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錄
  • 主辦:瀘州市作家協會 站長:楊雪 總編:李盛全 名譽總編:剪風 副總編:周小平 羅志剛 總編室電話:(0830)2345791 法律顧問:劉先賦
    地址:瀘州市連江路二段12號五樓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備108081號
  • 菠菜白菜信息网 瓦房店市| 林州市| 当涂县| 蒙山县| 曲沃县| 天门市| 曲麻莱县| 越西县| 水城县| 乡宁县| 漳浦县| 浦城县| 宜丰县| 南召县| 承德市| 成武县| 宁都县| 洛南县| 杭锦后旗| 济宁市| 南郑县| 泉州市| 曲阜市| 虹口区| 双城市| 图片| 镇安县| 平舆县| 嵊泗县| 宁远县| 象山县| 焉耆| 都昌县| 焦作市| 龙山县| 中超| 镇江市| 丰城市| 长海县| 花莲县| 德庆县| 利川市| 旬邑县| 阿拉善左旗| 宁强县| 陇西县| 苏尼特右旗| 会宁县| 韩城市| 安义县| 桦川县| 成都市| 东乡| 昌乐县| 蕲春县| 株洲县| 清镇市| 宝坻区| 汶上县| 巫山县| 榆中县| 英山县| 新巴尔虎左旗| 龙川县| 泗洪县| 锦州市| 山西省| 贵南县| 阿坝县| 疏附县| 阳谷县| 霍山县| 静宁县| 和平县| 济阳县| 遵义县| 巴中市| 长丰县| 麻江县| 中山市| 闵行区| 乌恰县| 通州区| 清涧县| 会理县| 黄骅市| 昌江| 剑河县| 清苑县| 东乌| 十堰市| 威远县| 乌兰县| 黄梅县| 武平县| 揭西县| 武川县| 惠州市| 乐都县| 章丘市| 会昌县| 高阳县| 咸阳市| 东城区| 年辖:市辖区| 迭部县| 福海县| 嵊州市| 柘城县| 绥芬河市| 惠州市| 德化县| 永兴县| 江都市| 油尖旺区| 汶川县| 大方县| 崇左市| 杭锦旗| 邓州市| 伊通| 余干县| 綦江县| 上饶市| 青龙| 霸州市| 皮山县| 会东县| 汉寿县| 阿荣旗| 驻马店市| 彭水| 台南县| 灌南县| 湘阴县| 天等县| 临洮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