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特輯 >> 在戰事縫隙的歲月(長篇紀實)//瀘州 李盛全 >> 內容

紀實《在戰事縫隙》長篇連載6//瀘州 李盛全

時間:2019-05-16 23:36:07 點擊:

  核心提示:長篇紀實《在戰事縫隙的歲月》之20-22[第六章]第六章:在軍營的婚事(載《古藺文藝》2019年第1期)在軍營籌婚事李盛全奉中央軍委命令,1985年3月,濟南軍區所屬46軍138師、67軍199師、炮...

 

長篇 紀實《在戰事縫隙的歲月》之20-22[第六章]

第六章:在軍營的婚事

 

 

(載《古藺文藝》2019年第1期)

在軍營籌婚事

李盛全

 

奉中央軍委命令,19853月,濟南軍區所屬46138師、67199師、炮兵12師共計3萬余人進入文山、硯山兩縣集結駐訓,準備參加“兩山輪戰”。

由此,我們汽車修理3連又忙了起來。3月由連長張鳳林和孫海龍、李宏偉、唐生國率二排為主的修車分隊開赴戰區,首站到南京軍區工兵團,然后連續為“老山”作戰部隊修車。

在這個3月份,我個人的事也不是風平浪靜,與女朋友在通信中鬧起了矛盾,分手快成定局。兩人書信來往一次,至少耗時半月,時間轉眼就快滑入4月下旬。一天,當我正在結算去華寧縣拉米糠等費用時,女朋友楊平突然來到了連隊,搞得我措手不及。把她接進屋之后,我說:“前兩天,我同指導員張克杰去華寧縣盤溪拉了一車喂豬的糠回來,現我正在算賬。你就休息一會,我這里就要辦完了。”我一邊“噼噼啪啪”打著算盤,一邊想著如何對付她。

“我有錯沒有?”楊平突然問我。她是指近段時間我倆在來往的信上扯皮的事。

想到她從四川納溪到云南開遠千里迢迢而來已是辛苦,我只好說:“沒有。”她又說:“那好。我已在我們單位申請了婚假,辦結婚證要的證明也帶來了,就結婚吧!”

我發愣片刻,接著說:“結婚就結婚,哪個怕哪個。”然后,相視一笑,問題化為烏有。都是年輕人,說干脆也干脆。

我帶著司務員鄭德新,到炊事班宿舍對面的小倉庫,將其居中那間屋子的工具臨時搬到左右二屋,打掃干凈,然后安了一張單人床。這就是楊平的臨時住處。我倆的思想都是老傳統型的,反對有些人那種“先上車后買票”的做法,所以在沒辦《結婚證》之前不愿住在一起。

鄭德新很懂事,說他住小倉庫,讓楊平住他那間司務員宿舍。我和楊平都不同意。

楊平住在那小倉庫,第一晚就沒睡好,因隔壁老式大冰箱運行的聲音很大,并且每次冰箱電機啟動的聲音更大,鬧得她很難入眠。

第二天,我以前學的電工技術又派上了用場,把那大冰箱電閘刀之后的電線延長到隔壁楊平所住之屋,安裝了一個電閘刀以串聯方式接通大冰箱。然后,我教她拉那電閘刀的方法,要她在晚上不想看書想睡覺時給大冰箱斷電,天亮后再合閘送電。可是,她怕電,不敢用手拉那電閘刀。我只好用一根麻繩,一頭拴牢電閘刀手柄、一頭拴在床頭,要她在睡覺時扯床頭麻繩拉開電閘刀,使大冰箱斷電。

不料這一晚也不安寧。凌晨4點鐘左右,大風、大雨和雷電交加。那小倉庫的三間屋本不是正規房子,是以前警衛連為了安放大冰箱,才順便建了三間簡易房,前墻的上部是沒有遮攔物的幾個磚砌小窗口。因此,少許雨霧會隨著一陣一陣風飄進小窗口,更為嚴重的是每當炸雷一響,強烈的閃光猛然射進窗口,就把楊平嚇得膽顫心驚。實在受不了了,她才打著手電筒、撐著傘進入風雨,走了20多米敲響我的門。沒想到她會如此膽小,我翻身起床,忙開門接她進屋。然后,我倆就擺“龍門陣”:我說自己1978年出國去老撾的事;她說與單位女同事去龍馬潭公園過“三八”節的事,說同閨密李四和蘇四等從納溪乘3路公交車到石梁,然后坐船過長江到石棚又步行去方山的事。到天亮,“龍門陣”都沒擺完。

那幾天,我和楊平抓緊籌備結婚的事。結婚是大事,但我們決定大事簡辦:旅行結婚;“五一”節為結婚日。并且還商定:在連隊不聲張,只給連隊領導請假;乘客車按路南縣、昆明市、通海縣、建水縣、個舊市、蒙自縣的路線旅行一周,看看石林、龍門、秀山公園、燕子洞等著名風景,最后從蒙自乘火車回開遠。

那幾天,我倆很忙。到開遠市樂百道公社辦《結婚證》,去開遠城選購檔次高的水糖果,還到分部服務社買了幾條當時的名煙“大重九”。她縫了幾十個小布袋,我在每個小布袋寫上郵寄包裹地址。

430,我倆又忙了一天,要往幾十個小布袋各裝入一斤喜糖、一包喜煙,然后分別寄給我倆在隆昌、瀘州、納溪、成都、重慶及其它地方的親戚和朋友,權當《結婚通知書》告知他們,并讓他們分享喜悅。

51晨,天光初露,清風撲面。當我將喜糖、喜煙發送連隊干部和各班(戰友們還在睡覺)之后,我倆乘連隊領導派的車去開遠汽車總站,然后乘長途客車前往路南縣石林……

 

 

==============================================

(載《宜賓文學》2018年第3期)

旅行結婚

李盛全

 

198551的“勞動節”,是我和妻子楊平確定的結婚日。我倆認為將結婚大喜之日,定在國際性節日意義不凡,同時也為了不輕易忘記結婚這一重要日子而紀念之。楊平于十天前在上班的單位請了假,離開四川瀘州,來到云南開遠我所在部隊辦結婚大事。現身處軍營、不愿張揚的我倆,在認真準備一番后,開始實施計劃中的旅行結婚。路線是從開遠出發,經路南、昆明、通海、建水、個舊、蒙自回到開遠,時間為一周。之所以只定那么短的時間搞旅行結婚,是因為文山邊境有戰事。我們汽車修理3連為常為老山、者陰山參戰部隊修車,經驗豐富,所以作為上級部隊機關的23分部愛“點將”我連派出修車分隊去戰區修車。每當我連派出修車分隊去戰區或其他邊境地區,時為連隊司務長的我,必然要為之安排有關事務,所以這旅行結婚的時間不能太長。以工作為重,我只請了7天假,其中還包括五一節和一個周末。51一大早,我倆將事先準備好的喜糖、喜煙發送連隊干部和各班之后,乘連隊領導派的車去開遠汽車總站。

從乘車離開連隊那一刻起,我倆旅行結婚就進入了實質性階段。

 

石林看望阿詩瑪

石林自1982年被命名為首批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后,名聲遠揚。我和楊平選石林作為我倆旅行結婚的首站,是沖著美人“阿詩瑪”去的。

石林位于云南省路南縣(后改名石林縣),從開遠到石林約220公里。我們乘開遠到曲靖的長途客車,一路向北,途經石林時下了車。路上顛簸加搖晃約5個小時,肚子也餓扁了。我倆趕緊找館子,先吃午飯后游覽。

石林因其發育演化的古老性、復雜性、多期性和珍稀性以及景觀形態的多樣性,成為世界上反映此類喀斯特地質地貌遺跡的典型范例和“石林”二字的起源地。這石林保存和展現了最多樣化的喀斯特形態,高大的劍狀、柱狀、蘑菇狀、塔狀等石灰巖柱是它的典型代表。我們在高高的石頭林子中游走,頻頻仰望,感嘆這石頭世界的魅力。由于不熟悉環境,加之午間陽光較強,我倆的參觀路線是盡可能選陰涼處走,結果是久久得不到阿詩瑪的“接見”。

我們是通過電影《阿詩瑪》,才知道阿詩瑪的故事。很久以前,在云南一個叫阿著底的地方,有個聰穎美麗的彝族姑娘叫阿詩瑪,與青年阿黑相愛。頭人熱布巴拉之子阿支,求婚被拒后派人搶走了阿詩瑪。阿詩瑪忠于她與阿黑的愛情,被搶到熱布巴拉家以后,在威逼利誘面前,始終不從,拒絕與阿支成親。阿黑聞訊趕來救出自己的心上人阿詩瑪,回家經一小溪邊,下馬小憩。阿支懷恨在心,帶人偷走了阿黑的神箭,放洪水將阿詩瑪淹死。阿黑絕望地呼喚著愛人的名字,但阿詩瑪已化身為一座美麗的石像,永駐石林。阿詩瑪不屈不撓地同惡勢力作斗爭的故事,反映了彝族撒尼人“斷得彎不得”的民族性格。

我從一份內部刊物,還知道了電影《阿詩瑪》本身的曲折經歷。19646月初《阿詩瑪》完成制作,送京審批期間,被康生和江青先后點名批判,《阿詩瑪》未及上映便遭禁。19787月,平反復出后又任文化部副部長的陳荒煤到昆明參加“現代文學史、現代漢語和外國文學教材協作會議”,座談時他特別提到了電影《阿詩瑪》,并希望能看看影片。經當地政府安排,被封存長達14年之久的電影《阿詩瑪》終于在小范圍內與學者們見面了。大家看完后對這部影片給予了高度評價,但陳荒煤心里并沒有因此而顯得輕松,寫了一篇《阿詩瑪,你在哪里?》的長文寄給《人民日報》。《人民日報》領導看了陳荒煤的文章后很重視,將該文作為197893的頭條發表。這篇文章發表后在社會上立即引起了強烈的反響,《人民日報》編輯部每天都要收到很多讀者來信。為了回應讀者,上海《解放日報》特地登載了文章《阿詩瑪就在我們身邊》,因阿詩瑪扮演者楊麗坤當時就在上海。之后,上海方面專門將為《阿詩瑪》平反的材料呈報文化部。文化部接到材料后,雖然對《阿詩瑪》平反一事進行了多次研究,但卻遲遲作不了結論,有人仍擔心《阿詩瑪》會產生副作用,怕有損撒尼人心目中的英雄形象和有礙正確執行黨的民族政策。文化部和民族事務委員會派人專程到路南彝族自治縣奎山地區,請最有權威的評定者撒尼人鑒定。文化部對影片《阿詩瑪》的結論還未形成,《阿詩瑪》卻出乎意料地出現在了銀幕上,并獲得觀眾的好評。這事發生在1978年12月27的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為慶祝《中美建交公報》發表舉行的電影酒會上,隨后新華社發布一條重要消息:《阿詩瑪》等一些影片將在元旦恢復上映。歷經坎坷的《阿詩瑪》,終于回到了觀眾中間,故事也隨之廣為流傳。

石林因阿詩瑪而出名,引來國內外眾多游客。

我和楊平費了一些周折,才找到阿詩瑪。在小石林內有一泓湖水碧波粼粼,湖畔屹立著一座獨立的石峰,這就是著名的“阿詩瑪”。選好角度,認真觀賞:她那頎長高挑的身段、風姿綽約的體態以及她那包頭衫、身后背簍組成的形象,就像一位彝族撒尼少女。

原計劃要在石林住一夜,看了阿詩瑪就達到了基本目的,我倆也不想去大石林了,欲夜宿昆明。于是,在下午4時許,我倆坐上當地人搞出租的馬車出景區,到了外面大路口。過了好一會,不見有客車經過。如何搭車去路南縣城,如何再轉長途汽車去昆明?我正在發愁,一輛軍車開到我面前,主動停下。

身著軍裝的我帶著一個年輕姑娘,引起了那軍車駕駛員的關注。那開車的戰士很熱情,他是完成任務后獨自開車回昆明。我很高興,真是瞌睡來了遇到枕頭。

我主動把自己的證件給那駕駛員看過后,上了車。楊平高興地說:解放軍真好!

經過簡短交流,我知道了那駕駛員姓劉,貴州人,已當兵4年。

行駛了一段路,我聽到汽車提速時的聲音有些沉悶,就對小劉說:你車的“火頭”有點晚,我會修車,幫你調一下。

等小劉靠邊停了車,我叫他空檔加油并拉一下化油器風門。這時,我根據發動機聲音,再次診斷是“火頭”晚的問題。在他的協助下,我對好飛輪正時點,調整分電器重新對了“火頭”,總共只用了幾分鐘時間。

重新上路,汽車提速爽快多了。小劉非常高興,對我十分佩服。

 

昆順利也有驚

到達昆明,夜幕已降。我和楊平住進新聞路上端路口的東風旅館。好笑的是,一個服務員大姐說我和楊平是夫妻相。第二天早上,她又說我和楊平是夫妻相。一瘦一胖,怎會是夫妻相呢?我和楊平都弄不明白。

弄不明白就算了,我和楊平按計劃先游覽了市內的翠湖和圓通山公園,然后到位于五一路的昆明軍區政治部找老鄉鄧尚國和李正文。鄧尚國和李正文是入伍近半年的新兵,鄧在政治部食堂、李在政治部警衛連。我和他倆在老家是一個生產隊,并且家在同一個屋基,雖我比他倆長幾歲,也算是娃兒朋友。見面后,他倆很熱情,又邀了幾個同他倆一起入伍的隆昌同鄉,一起到國防劇院前去照相。中午吃飯是在政治部小車隊的二樓,鄧尚國安排了戰友在那里辦伙食。我們在一間宿舍圍了一桌,鄧尚國、李正文等幾個同鄉戰友和另外幾個老兵,舉杯祝我和楊平新婚快樂!

我不能多喝酒,因下午要去大觀樓。這是我婚事兩天來的第一個大餐,也是最熱鬧的一餐。盡管菜品不多,但每樣量大,所以大家吃得高高興興。在一起吃飯的,有一個開車的比我年輕的兵叫陳強,敘永縣人,1982年入伍,同楊平算是瀘州老鄉。吃過飯,該上班的去上班,陳強開了一輛中巴車送我和楊平去大觀樓。

大觀樓位于昆明城西南的滇池岸邊,與西山隔水相望。大觀樓始建于公元1690年,三重檐琉璃戧角木結構建筑,因其臨滇池、望西山,盡攬湖光山色而得名,更因孫髯翁的“古今第一長聯”而馳名,成為與黃鶴樓、岳陽樓、鸛雀樓齊名的中國四大名樓。由清代名士孫翁所作180字的長聯,垂掛于大觀樓臨水一面的門柱兩側,號稱“古今第一長聯”。上聯為“五百里滇池,奔來眼底。披襟岸幘,喜茫茫空闊無邊。看:東驤神駿,西翥靈儀,北走蜿蜒,南翔縞素。高人韻士,何妨選勝登臨。趁蟹嶼螺洲,梳裹就風鬟霧鬢。更天葦地,點綴些翠羽丹霞。莫孤負:四周香稻,萬頃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楊柳。”下聯為“數千年往事,注到心頭,把酒凌虛,嘆滾滾英雄誰在?:漢習樓船,唐標鐵柱,宋揮玉斧,元跨革囊。偉烈豐功, 費盡移山心力。盡珠簾畫棟,卷不及暮雨朝云。便斷碣殘碑,都付與蒼煙落照。只贏得:幾杵疏鐘,半江漁火,兩行秋雁,一枕清霜。”上聯描寫滇池風光,下聯寫出云南歷史,寓情于景,情景交隔,渾然一體,堪稱千古佳作。

我掏出筆和紙,正在抄寫長聯,被楊平嘲笑:你好笨喲!用照相機照下來嘛!

我反譏道:你不懂!我要節約照相膠片。

然后,我又說:這長聯每邊90個字,一個標點符號都沒有,連我都讀不通順,你就更啃不動。現在我抄下來,晚上去看黃光德時就考一考他。

我同學黃光德,調到昆明軍區后勤部小車隊有半年多了。這次來昆明不見他,怕他以后見怪。晚上,我和楊平去了后勤部小車隊所在地新聞路24號,可黃光德探親回了四川,但見到了同年入伍的隆昌老鄉賴興榮。賴興榮從汽車51團調到后勤部小車隊,比黃光德還早一年多。賴興榮夫婦在新聞路22號即后勤部小車隊修理班小院,熱情接待了我和楊平,并約第二天中午一起吃飯。我說:要去西山龍門,中午趕不回來。賴興榮說那就等你們從西山回來晚上一起吃飯,還問我和楊平怎么去西山。我說圖新鮮,坐輪船。

沒想到這次圖新鮮,會很艱辛。

首先是乘船前,楊平很艱辛。由于不熟悉環境走錯路,我帶著楊平從新聞路口的東風旅館到小西門的潘家灣,又從人民西路拐進環城路(后改名西昌路)再去篆塘碼頭。要趕時間乘8點鐘的船,而楊平穿了高跟鞋不敢走快了,若是崴了腳就麻煩多多。我們不時看手表,一路心急火燎卻又不敢走得風風火火。穿高跟鞋的楊平,艱難地盡可能走快點,弄得一臉汗水。到了篆塘碼頭,我們才知它在大觀街下端。多走了近兩倍的冤枉路,還好沒誤乘船時間,也算是對我倆的安慰了。

篆塘碼頭乘小客輪,經大觀河從大觀樓旁入滇池,然后渡滇池到西山腳下。下船后經當地老鄉指點,我倆上了一條小路,沒料到更大的艱辛開始了。

沿著山坡小路蜿蜒上行,行了一段才發現路是越走越難走。小路是沒有階梯的土路,甚至有些路段在陡坡上。由于事先不知是這樣上山,以為是石板階梯小路,楊平才穿了高跟鞋。

楊平行走非常困難,在有一段陡坡路她根本無法走,只能以手觸地爬行,在險象環生中變成了真正的“爬”山。那段陡坡較長,我不便牽著她走,只好在她后面跟著,隨時防著她腳滑摔倒。一旦她摔倒,我可向前撲地,用身體貼地穩定自己后,用手向上托著她不往下滑。

艱難地過了那段陡坡,已至半山腰。回頭看距小路不遠的懸崖,我禁不住倒一口抽冷氣:稍有不慎摔倒,滾下去必定小命不保。

這時,我倆上下兩難。上行畏難,下山則更難。路上不見其他行人,無法得知上方的路況如何。我倆休息了一會,交流了走坡路的經驗,鎮定了情緒,繼續上山向龍門前進。又上行一段后,上山的路才平緩一些。在一個拐彎處,見幾個婦女下來,我忙告知她們下面路險。

走上龍門附近的公路,才有真實的安全感,但一想起先前山路之險,我仍感心顫。好在龍門風景不錯,喂養精神。

龍門在西山的懸崖峭壁上。西山因形狀像臥佛也叫臥佛山,元明以來又稱太華山,又因其在昆明城西,人們慣稱之為西山。從昆明遠處眺望,西山猶如一位美女仰臥滇池之岸,其腿、腹、胸、臉以其下垂入水的頭發都很分明,且顯得豐姿綽約、嫵媚動人,所以又叫“睡美人”。在西山臨滇池一面的懸崖峭壁,古人用苦力鑿建了一條石道,且石道還有部分是隧道,又因道中“達天閣”石坊上題有“龍門”二字,人們故稱此處為“龍門”。

進入龍門,始入佳境。

右有石室,正門頂端刻有達天閣三字,兩邊側門頂刻有名山”“石室“天臨海鏡字樣,中柱有對聯:“舉步維艱,要把腳跟站穩;置身霄漢,更宜心境放平。”

左有半圓形小月臺,由石欄轉護。站在月臺,上迎天風、下臨絕壁,只見:滇池碧波微漾,漁帆點點,近前有鷗影飛舞;遠處平疇沃野,白云悠悠,更遙是青山如黛。

龍門,居高臨下的我,情不自禁地默誦:“五百里滇池,奔來眼底披襟岸幘,喜茫茫空闊無邊……若不是周圍有其他游客,我定會高聲朗誦一遍。

離開龍門時,見路旁停放著一輛新摩托車,不會騎摩托車的我騎上去,讓楊平照相, “顯擺”了一回。之后,我倆向北沿公路下山,到高峣乘公交車進城。進城后,又趕緊去買次日到通海縣的車票。

 

秀山公園看風景

通海縣的秀山,漢代稱青山,唐代稱秀山,宋代稱普光山,元、明時稱玉隱山,清代恢復秀山之名。在明朝時,秀山曾與昆明的金馬山、碧雞山和大理的蒼山共稱云南四大名山,素有秀甲滇南的美譽。

我在連隊材料室工作時的助手、半年前退伍的魯紹龍,就在這通海縣。只不過他家在一個名叫河西的地方,距縣城較遠,不方便與之聯系和見面,只好作罷。

秀山公園位于通海縣城南,與城相連,出城步行數百步即可登山。山中禪院森森,曲徑通幽。秀山公園經歷代修建,構成了三元宮、普光寺、玉皇閣、清涼臺、白龍寺、涌金寺等古建筑群。

秀山公園不是很大,所以我們有時間慢慢參觀。

普光寺位于秀山中部,建于公元1249年,有置觀堂、畔富祠、畔富塔、洗缽池等建筑,是秀山最古老的建筑之一。

清涼臺原名清涼寺,始建于晚唐時期,經歷代增修具現在規模,由魯賢祠、桂香殿、海云樓、藥王殿、蓬萊閣、武侯祠等連成一個四院三通的建筑整體。清涼臺地勢高峻,四圍綠樹掩映,背山面湖,風景不錯。

后山的唯一建筑是白龍寺,座落在秀山南面的茂林之中,創建于明代。寺院古樸典雅,與周圍環境十分協調。寺前有清泉一潭,名白龍泉,其水甘甜清冽,飲之爽口適身。

登上公園最高處的涌金寺,遠眺城外的杞麓湖,可見城湖相連,景色美不勝收。涌金寺俗稱大頂寺,是秀山位置最高的建筑,占地面積6000多平方米,因山勢如地涌金蓮而得名。寺分三進,殿宇宏偉,寺門雄踞于半圓形石階之上,涌金寺”3個貼金大字雄渾莊重。正中為“秀山古柏閣”,此閣全部木結構,奇巧無比。大雄寶殿塑三世佛像,慈顏善目,體態勻稱。殿前白馬”“黃龍”“法海圓明”3座坊立于東、西、北三方。大院中宋柏、元杉、明玉蘭,被稱為秀山三絕

涌金寺的“秀山古柏閣”,是秀山現存最早的宋代古建筑遺跡。前墻二樓有一個大圓窗,自成一景。楊平借我軍裝穿上站在那大圓窗里,讓我在外面樓下照了一張像,效果很好。以后每當翻閱旅行結婚時的相片,楊平仍是最喜歡此照。

 

建水三景多故事

在通海縣游覽秀山公園后,于當日位午后3時許,我和楊平乘長途客車前往建水縣城。建水古稱步頭,亦名巴甸。唐朝南詔時筑惠歷城,漢語譯為建水。元朝時設建水州,明代稱臨安府,清乾隆年間改為建水縣。 

到達建水縣城后,安排了住宿。見時間尚早,我倆就近參觀了建水文廟。

始建于元朝的建水文廟,座北朝南,基本按照山東曲阜孔廟布局建造,經歷代50多次擴建增修,占地面積約110畝,規模宏大。該文廟共七進空間,縱深達600余米,原建筑有泮池、杏壇、射圃各1個,有2殿(大成殿、崇圣殿)、2廡(東廡、西廡)、2堂(東明倫堂、西明倫堂)、3閣(尊經閣、文星閣、柱香閣)、4門(欞星門、大成門、金聲門、玉振門),以及5亭、6祠、8坊總共37建筑。從1285年始建至1985年剛好700歲,現僅杏壇、射圃、尊經閣、文星閣、敬一亭和齊宿亭不存,另32處建筑仍然完好。該文廟現存規模、建筑水平和保存完好程度,都僅次于曲阜孔廟和北京孔廟。

我以前隨連隊修車分隊來在建水縣城的部隊140醫院修過車,曾參觀這文廟,也了解到一些奇談。進文廟后,我對楊平介紹了“建水18怪”。

很多人都聽說過“云南18怪”,卻不知這里有“建水18怪”。建水的“18怪”,有5“怪”在這文廟,其中:第7怪“半畝方塘也叫海”,是說全國的文廟都有泮池,唯獨建水文廟稱泮池為“學海”, 喻“學海無涯”之意9怪“人人都把孔子拜”,是說以前在春節古城男女老少都要到文廟朝拜孔子;第10怪“蜘蛛蚊子知好歹”,是說大成殿從無蛛網蚊蟲;第11怪“榕樹柏樹談戀愛”,是說明倫堂旁有榕柏共生古樹一棵,相抱相依;第12怪“柱子出頭不會壞”,是說欞星門有四個柱子穿脊而出,約有1裸露于風雨之中,經數百年風雨侵蝕而不朽。

聽了我的介紹后,楊平在參觀中每看到一“怪”,都特別感興趣。

從部隊140醫院前經過時,我向楊平介紹了1978年和1979年我隨連隊修車分隊來此幫助修車的情況。晚上逛街時,我倆策劃了第二天的行程計劃:先參觀朝陽樓,再到燕子洞,夜宿個舊。

朝陽樓又稱迎暉門,在建水縣城東,建于明朝,與北京天安門的建筑風格類似,有“小天安門”之稱,聽說比北京天安門還要早建28。該樓有三層,由48根合抱粗的大木柱和許多粗大的楹梁接合形成堅固的構架,再以磚石砌成城墻及城門。樓高20余米,進深10余米,五開間,三進間,迥廊周通,三重檐歇山式屋頂。樓正面高懸清代書法家、石屏人涂晫書寫的雄鎮東南巨匾,筆力剛勁,極有氣魄。朝陽樓經風吹雨打600余年,經歷了多次戰亂劫難和大地震考驗,依然完好。有對聯贊:“棟字薄云霄雄踞南疆八百里,氣勢壯河岳堪稱滇府第一樓。”

在這里,我向楊平介紹:“建水18怪”的第1怪“洪武銅鐘響天外”就在這里,是說朝陽樓東側懸掛的在明朝洪武年間鑄造的重達三四千斤的大銅鐘,被撞擊時響聲巨大,上沖云天,能聲傳一天內步行路程。

用了約一個小時參觀完朝陽樓,我倆即乘客車20公里外的燕子洞。

我是第三次到燕子洞了。我在連隊當汽車修理工時,隨本連修車分隊23分部所屬的燕子洞倉庫修車先后兩次,在工作之余參觀過燕子洞。有了兩次到燕子洞的經歷,我就自然成了初到此地的楊平的導游。楊平看到洞里萬燕飛舞,十分興奮。

我倆進燕子洞不久,在附近我部倉庫的老鄉戰友未大金和陳立輝得知我搞旅行結婚到了燕子洞,便抽空趕到陪同,還送了結婚禮物,弄得我和楊平很過意不去。未大金與我是同一個公社的,一起入伍,他已當軍官幾年。與我們同年入伍的富順縣人陳立輝,從燕子洞倉庫出去讀軍校后回到燕子洞倉庫,升職很快。他二人到后,介紹了有關燕子洞的很多內容,包括朱德與燕子洞的故事。朱德早在辛亥革命后任滇軍營長駐軍建水南校場期間,就游過燕子洞。196269,朱德委員長到滇南視察時,抽空到燕子洞看望105歲的段正罡道長,再游此洞,興致盎然,離去后作《燕子洞》詩一首:“滿巖燕子窩,燕兒舞婆娑。春來秋去也,唯爾子孫多。游客題詩話,農夫禁網羅。洞內新天地,貫通建水河。二十公里遠,開遠露伏波。前曾為匪窟,肅匪動干戈。道人稱百歲,香客信無訛。臨安風景地,避暑氣溫和。”

 

個舊說湖又賞文

參觀完燕子洞,享受未大金、陳立輝、羅洋生等戰友安排的午餐后,我和楊平搭乘途經燕子洞的客車,前往著名“錫都”個舊市。

個舊是以彝語果作的音譯演化而來,意為種蕎子、吃蕎飯的地方。個舊是以生產錫為主并產鉛、鋅、銅等多種有色金屬的冶金工業城市,是中外聞名的錫都。個舊的錫儲量占全國三分之一,錫礦開采歷史有約兩千年,是中國最大的產錫基地,同時是世界上最早的產錫基地。由于工業發達,個舊時為云南省第二大城市,紅河州政府駐地。

在個舊,我特意帶楊平先到東風廣場,向她介紹我在這廣場主席臺臺階睡過三晚的事。

1979年對越自衛反擊戰結束,時名“后勤23汽車修理1連”的我連,從馬關縣仁和場開拔,到文山、硯山一帶為參戰部隊修車后,回到開遠駐地。不久,二排排長朱建成帶領我們二排四班、六班和部分三排專工組成的修車分隊,為建水、個舊、蒙自、金平和屏邊、河口等地的部隊服務。當時我在四班當修理工,隨修車分隊到了個舊。由于當時在個舊的部隊較多,找不到臨時營房安置我們這修車分隊的人,我們就在這東風廣場主席臺的臺階上住下。我們白天修車,晚上就在打開背包以主席臺的臺階當床睡覺,睡了三晚喂了不少蚊子。

楊平對6年前我住東風廣場一事很感興趣,還到主席臺的臺階上參觀了一遍。之后,我帶到她到廣場主席臺對面的湖邊,向她介紹我聽說過的金湖。

個舊以前沒有這個湖,毫不夸張地說金湖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以前的個舊,水貴如油,雨季來時四周的山水卻沿著陰山腳下的落水洞悄然失去。在19548月,三天三夜的滂沱大雨過后,奇跡出現了,落水洞非但沒有落水,反而大量地涌出水來,加上山上流下來的大水,處于低洼地帶的工廠、房屋漸被淹沒,變成了一片汪洋。在這重要關頭,個舊市委市政府根據國務院和云南省委省政府的指示,正確決策:留住洪水,筑堤圍湖,變禍為福,造福市民。于是,一個最長處為3華里、最寬處為1華里半的高原湖泊在個舊市區誕生了。這飛來之湖形成后,個舊市委市政府根據專家的提議取名為金湖,其含義為:個舊盛產金屬,湖水來之不易,個舊建設正處于金色年華。盡管行政區域圖上已定名為金湖,但個舊多數市民還是習慣把金湖叫“個舊湖”。

客運站附近的一家旅館住了一夜,第二天離開個舊之前,我和楊平專程去了市工人文化宮,這主要是為了滿足我的愿望。個舊不僅工業發達,文化建設也十分了得,1962年就創辦了公開發行的文學刊物《個舊文藝》,并在全國產生了影響。1983年初,著名作家丁玲、楊沫、白樺、茹志鵬、劉心武等到個舊開展了一次文學創作輔導講座,影響很大。之后,《個舊文藝》編輯部將名家們的發言稿編印了一本書。我在開遠市文化館得到了這本書,是該文化館的孫中華老師給的,使我受益匪淺。

此次到個舊工人文化宮,我是想到其報刊閱覽室,感受《個舊文藝》原產地最集中的文化場所的氛圍。進了報刊閱覽室,見座無虛席,我拿了一本最新出版的《個舊文藝》到窗口翻閱

一個小時后,楊平悄悄走到我面前。見她指了指手表,我才意識到中午我倆要啟程去蒙自

 

蒙自南湖話米線

離開個舊,夜宿蒙自縣城。這一夜,是旅行結婚幾天以來最輕松的一夜,因為連續六天乘汽車的奔波已結束,又因為可睡一個懶覺再游覽南湖,不需要象前幾天每日早早地就起床,搞得風風火火的。

睡了懶覺游南湖時,已日上三竿

蒙自南湖原名草海,為雨水匯積而成,因位于蒙自縣城南門外,故被人們叫做南湖。明朝知府錢邦稱帶領民眾將湖中淤泥雜草取出,壘成三座小山,分別以神話中仙人居住的“蓬萊”“瀛洲”“方丈”三仙山為名,并從縣城十幾里外引來酒雞泉、法果泉等四泉之水灌入湖中,形成碧波蕩漾的大小兩個湖泊。湖堤種植垂楊,島內廣植花木,給湖和島增輝不少。

南湖三島有游路相通,所以我和楊平感到游覽極方便。南湖景區的主要建筑,有瀛洲亭和攬勝樓等。

雄偉的瀛洲亭,為六角三層重檐,檐角、亭頂鋪琉璃瓦,畫棟雕梁,金碧輝煌。檐上掛有風鈴,鈴聲悅耳。

矗立于碧水之上的攬勝樓,畫橋煙柳,猶如蓬萊仙境。高懸樓上的牌匾攬勝樓三字,出自書法名家楊修品之手,其書法道勁雄渾,為攬勝樓增添光彩。登樓遠眺,青山碧水盡收眼底。

南湖風光優美,環境清幽。聽說以前因有文人學士常來此攻讀詩書,并抽空相聚吟詩作賦,因而南湖又有學海之稱。云南著名的過橋米線,傳說就起源于南湖,且與一個攻書的秀才有關。

在南湖,流傳著一個關于云南著名風味小吃“過橋米線”的故事。相傳很久以前,一位勤奮的秀才租了瀛洲亭內一間小屋苦讀詩書,準備科考應試。秀才的娘子心疼丈夫,千方百計做出各種可口飯菜按時送給丈夫。可是從家到南湖,路途較遠,每次送到時菜飯已冷,為此娘子很歉疚。一天,娘子特意熬了一大碗濃濃的雞湯,帶上雪白米線一碗和少許當季小菜幾樣,送去給丈夫吃。她提著提籃出了家門,走過一段小路,跨過石橋,又走過長長的湖堤,才到瀛洲亭。秀才高興地接過娘子手中的提籃,揭開蓋子一看,有一碗不見冒熱氣的油汪汪、黃澄澄的雞湯,便伸手端碗,卻感到非常燙手。秀才連忙把米線及幾種小菜,一起放進盛雞湯的大碗。雞湯的油面破口后,一碗熱氣騰騰、濃香撲鼻的雞湯米線就出現了。秀才興高采烈地吃起來,連聲夸贊味道鮮美,娘子也十分高興。

后人理解“過橋米線”有兩種意思:其一是說那娘子過石橋即“過橋”后,才有了味道鮮美的米線形成之事;其二是說放在碗外的米線,在滾燙的雞湯里短時間“過”一下,即可撈出碗外來吃,就把湯當成“橋”來看待,所以“過橋米線”就成為名字。總之,不管哪種說法,反正“過橋米線”從南湖誕生了,后流傳于世。

在這“過橋米線”的起源地,我倆自然要以“過橋米線”為這日午餐之食。吃過之后,我問楊平:在這里“過橋”的米線,味道怎么樣?她說確實好吃,然后她又補充道:可能是在南湖的感覺不一樣吧!

南湖吃了最正宗的“過橋米線”,午后去蒙自火車站。

從蒙自乘火車回到開遠,我和新婚妻子楊平長途奔波的旅行結婚圓滿結束。

 

 

=================================================

(載《文化江陽》2018年第2期)

是否風景都風景

 

我和妻子楊平旅行結婚,歷時7天,游覽了滇中和滇東南的2市和4縣的主要風景區,雖是跑馬觀花,但也心情舒暢。

回到開遠,回到連隊,回到司務長崗位,我又開始忙自己的工作,因為我連指導員張克杰、副連長張超正準備帶一個修車分隊,前往戰區修車。濟南軍區46138師、67199師、炮兵12師,奉中央軍委命令進入戰區集結后,已在文山縣、硯山縣駐訓兩個月,即將接替南京軍區11師、1236師、炮兵9師和福州軍區炮兵3師,承擔繼續在老山、者陰山一帶打擊越南軍隊的防御作戰任務。

對于我來說,新婚之旅結束似乎婚事完成了,但對于楊平來說她婚假還沒結束,還有十來天。我有事忙的時候,不能陪她,就叫她坐在辦公室前面的坎上看風景。這風景,就是坎下的籃球場、籃球場下方的菜地,以及菜地下方的連隊廁所兩端之外的紅土寨生產隊的莊稼。

這“風景”多看兩次,楊平就生厭了。無所事事的她,感覺不好玩,要我陪她騎自行車外出玩耍。

對這于情于理都不過分的要求,我要盡可能滿足。連隊司務處有一輛自行車,我又從紅土寨的朋友周德明那里借來一輛自行車。一人一騎,這樣帶楊平出去玩耍也就方便。出去玩耍,如何讓楊平有新鮮感?

由于開遠城區早就逛過了,那就游玩城郊,重點是有我故事的地方,定就會讓她感興趣,如同我一樣對每個新鮮地方都視為風景而感興趣。總之,要讓她感到是旅行結婚的繼續,只不過是收尾站而已。但是,不能兩三天集中跑完城郊,隔兩三天郊游一次還差不多,既有節奏感,也不影響我的工作。從哪里開始呢?我首先想到的是帶她去看我們連隊以前的生產地。

在開遠城東北的三臺寺是一個大路口,往北的公路去昆明,往西南的公路經解放軍化肥廠進城,往東北的公路先后經14軍炮團南面、23分部軍械修理3連(1982年前名軍械修理1連)北面、東林村南面通往文山。我們連隊旁邊的土面公路,往北去東林村方向一公里多,就連接從三臺寺去文山的瀝青公路。從這路口右拐兩三百米是東林村,左拐幾十米是一座旱橋。我帶著楊平騎車從連隊出發,在東林村路口左拐過旱橋后,往北進入一條像機耕道一樣的路進山。行幾百米后,可見一條被山水沖出的深溝。

站在深溝邊,我向楊平介紹:溝對面山下的那塊小平壩,在1978年下半年被我們連隊開墾為生產地,栽苞谷用于喂豬,后來因為打仗和外出修車太頻繁,就沒再管這地,所以又荒蕪了。我還向楊平介紹:我們連隊在19785月從西雙版納撤回開遠不幾天,我和戰友范雄方推著獨輪小車,來這一帶割一米多高的雜草,弄回連隊遮豬圈。

看了以前那片生產地之后,我和楊平騎車回到大路口時,正好看見拉著大炮的軍車車隊開赴文山戰區方向。

楊平懷著崇敬的心情,向拉炮車上的戰士們揮手致意。那些戰士見了就向我倆行軍禮,這使楊平非常高興。

隔了兩三天,我帶楊平騎車經東林村路口,打算去家興寨背后看以前我和戰友打靶的地方。在東林村附近臨時停車,我向楊平介紹:5年前我在分部辦的“班長培訓隊”集訓了一個月,印象最深的是每天天不見亮,就被帶到這公路邊練嗓門,要求我們對著灰蒙蒙的天空,各自大聲喊“立正”“正步走”“向后轉”等隊列動作的訓練口令。練嗓門、練口令,是為以后帶兵打基礎。由于是各自練習,高呼聲此起彼伏,經久不息。

我又指著公路北邊位于東林村下方的房子說:這里是分部管的輸油管線隊的一個大站,叫管線四隊一分隊,要負責幾十公里的管道維護和輸油加壓,輸送的主要是軍用飛機用油和汽車用油。4年前,我帶二班馬玉昆、楊建云等來這里修過車。

之后,我倆騎車右拐進入一條小公路,經灰土寨背面的山坡過去,到家興寨背后看我們以前打靶的地方。

1978年底,我們連隊開往前線之前,在這里組織了一次戰前練兵即打靶。我們這些修理汽車的兵,平時沒搞軍事訓練,戰前練一練射擊技術非常必要。我們到家興寨后面打靶,要乘汽車經東林村、灰土寨背后山坡過去,才能到家興寨背后打靶場,單程約四公里。我們也可以從連隊旁邊紅土寨一條通往家興寨的路去打靶,路程有一公里左右,但路不寬,騎自行車、拉板車者可通過,因而我們只好乘汽車繞行。還有一個原因是如果我們從紅土寨那條路去家興寨,100多人的隊伍經過鄉村田野,難免有“大張聲勢”的擾民之嫌,再說也費時間。另外有一個原因是我們不缺車用,雖然我們連隊只配備了一輛生活運輸車,但不缺臨時用車,只要連隊領導提前半天說臨時要用三四輛車跑短途,戰士們就能從正在修理的十多輛車中先弄好三四輛車來用。去家興寨后面的山下打靶那天,我們連隊動用了三輛汽車運人,相比于從紅土寨那條路步行去打靶節約不少時間。

參觀了那打靶的地方,我和楊平騎車去南面的蓮花塘、八盤寨轉了一圈,然后返回家興寨,上了通往紅土寨的路。途經澆灌水溝的小橋時,騎車過不了高出路面許多的橋面石板,只好推車上橋。駐足橋上,居高四顧,才發現風景很好。周圍稻禾綠油油一片,風景如畫。特別是南邊往玉林山火車站方向的稻田,如同一望無際的碧海,稻禾隨風起伏如波,一浪接一浪地向南涌去,令人賞心悅目。

回連隊經過紅土寨時,我倆又到朋友周德明家坐一坐,并問周德明用不用車,如他要用車就把他那輛留下。周德明說他最近不用車,還幫著把兩輛自行車都擦拭了一遍。走的時候,他媽還硬塞給我一包蔬菜,讓我感到欠他家人情太多。我欠的人情,不止這周家。隔了兩天,紅土寨老李家的樊嫂子,又用布包提了她家的新鮮雞蛋送來連隊給我。我要送幾包好煙給她家老李,結果她比我還跑得快,追不上她。

 

我抽不出時間陪楊平騎車出去的時候,就安排司務員鄭德新、炊事班長張澤培和臨時飼養員劉云順,輪流騎車陪她出去。他們騎車路線多是經東聯村、三臺寺,由解化廠那邊進城,然后從氣象站方向出城,經樂百道、開遠鐵路分局干校到分部,途中看點熱鬧事或新鮮事,回到連隊也就過了小半天。

我還帶楊平認識了在分部軍人服務社工作的幾個來自四川的隨軍家屬,其中熊堂美大姐和黃姐、敖姐的丈夫都是1965年入伍的瀘州籍軍官。熊堂美大姐的丈夫是軍械修理4連(1982前名為軍械修理2連)的詹崇本技師,是當年我連張昌明、劉思洪那一批兵的接兵首長,加之我同鄉李建富也在軍械修理4連,由此我對詹技師和熊大姐就很熟悉。

去軍人服務社同姐姐們擺一擺“龍門陣”,或騎車出去玩一玩,假期中的楊平就不再感到不好玩。她最喜歡騎車出去玩耍,因此當我沒時間陪同時,常叫工作時間比較好機動的劉云順騎車陪同。

劉云順是1983年的兵,從四川大竹縣入伍來本連,在三排的八班當漆工兼縫工。這兩個工種,是我們連隊技術含量最低的工種。給修過的汽車噴漆或刷漆,給爛了的汽車篷布、駕駛室坐墊縫縫補補,就是漆工、縫工的工作。我曾給本連技術工種排過名次,前三強是修理工、車工、電工、中間四個是銑床工、鉗工、搪缸工、焊工,最后“趕鴨子”的是木工、鍛工、漆工、縫工。劉云順是近幾年我見過的本連漆工中最受看的一個,卻當了漆工,讓我都為他感到郁悶。除劉云順之外,在幾年前有一個鍛工老吳也讓我很同情。我是有特殊同情心的人,看見誰的長相與工種或工作環境不“匹配”,就替當事人不舒服。鍛工吳開奇是1971年從云南安寧縣八街公社入伍,長得又高又帥,當鍛工,雖然在1977年我認得他時他是九班班長,但鍛工是他本職崗位,太委屈他了,至少我是這樣認為。當兵,當干什么的兵,分兵是一個極其重要的節點。新兵分配,隨意性很大,負責分兵的參謀“神筆”隨便一點,就確定了一個兵的去向,分得好不好就要靠俗話說的“運氣”了。在我們這后勤分部每年有幾百新兵,分到勤務連隊或技術連隊,是分兵參謀在瞬間“隨意”的事,特殊情況除外。分到我們這種技術連隊的兵,還要再分配干什么,既有隨意性又有指定性,先分到連部和炊事班的基本上是一年后去當修理工,大部分新兵要分去當修理工或各種專工,這時的隨意性也很大,因為連隊領導對誰都不熟悉。兩年前的新兵劉云順,在分配下班時被“隨意”了一下,就當了漆工。當年吳開奇可能沒被“隨意”而被“指定”當了鍛工,人高馬大的,是當鍛工的料,因為校正汽車大梁、工字梁,需要人高大、力氣大的掄大錘。無論是吳開奇還是劉云順的類似情況,也不能怪連隊領導心眼不好,哪個工種不重要?都要人干。

飼養員新兵左賢文因家里有要事獲準回家一趟,連隊領導找我征求意見,看讓誰來臨時替代左賢文喂豬,因此我點名要劉云順來。雖然喂豬也是平凡之事,但可使劉云順臨時換一下工作環境。我們連隊的戰士從新兵開始,分到什么工種,就基本上要在那工種工作到退伍。比如某戰士從修理工工種去學汽車駕駛后,因為不是專職開車,學了駕駛回連隊依然回到修理工工種修車,遇有臨時運輸任務才被派去開一次車。再比如車工工種的戰士,可能過兩三年會被調去炊事班當副班長或者然后當班長,但時間不會太長,之后又會回到原來車工工種去工作。戰士們認為連隊工種“一定終身”并不好,但連隊領導卻必須考慮本連工種技術的基本平衡和穩定,也是沒更好辦法的辦法。劉云順雖被臨時抽來喂豬,卻工作踏實,經常受到我表揚。又因為他工作時間相對靈活一些,并且還是四川老鄉,所以我叫他陪楊平騎自行車外出的次數最多。

盡管如此,我還是盡量抽時間,帶楊平騎自行車外出玩耍,因為她的假期在一天一天減少。

 

有一天,我帶楊平騎車經紅土寨、臥龍邑后,沿坡腳小公路往北,到了木花果寨旁邊的我部抽水站。南洞三條暗河流出的水,匯入南洞河往北流經這里。我們分部的用水取自于此,用抽水機輸送到東面的高坡水池,利用水位差再經管道自流到我們連隊背后坡上的蓄水池。

我指著抽水站下方一處較寬的河面,對楊平說:你從相冊看到我在河里光著上身、舉著手槍的那張像片,就是在這里照的。那是在1981年,我同重慶籍戰友蔣治光等幾個戰友來這里洗澡,有人帶了手槍,有人帶了照相機,借這機會我拿手槍下河讓他們照了一張像片。

看了抽水站,我的想法是繼續北行,到開遠鐵路分局干校旁邊的路口后,轉入從開遠到分部的公路回連隊。但是,到了這路口時,楊平不愿意了,說是到分部全是上坡路騎車太累,還說才出來十多分鐘就回去是太“哄”她了。沒辦法,我只好把去南洞景區的計劃提前一天。

我倆騎車返回原路,過了木花果寨不久,往右進入一條比機耕道好點的小公路,想經仁者村、通靈村去南洞。越過開遠往河口方向的米軌鐵路,又過了仁者村,進入一段更不好走的路。我在前面騎車壓著速度,正走著,聽到后面楊平“哎呀”一聲。我轉頭一看,見她摔倒在地,趕緊放倒車跑過去扶她。原來,她騎車通過路中一個大淺坑時不慎摔倒,還好毫發無損。之后,我倆把行進速度再壓慢,大概騎車一個小時,才到南洞。

南洞景區一面臨壩、三面環山,從山腳到山頂垂直高度90多米,因而顯得雄險壯觀。景區融山、水、洞為一體,具雄、險、奇、雅、秀之特色,為開遠八景之首,有“龍游南洞”之美譽。這里還有通向越南的米軌鐵路(滇越鐵路)穿山而過,更有神秘的三條地下暗河穿山而出。自198310月開遠市政府把南洞劃為風景區以來,正在開發建設,比在1978年秋我隨連隊修車分隊來此為我部南洞油庫修車時第一次見到南洞,更有亮點。

正在景區游玩,我隱隱聽到了遠方火車鳴笛的聲音,就對楊平說:火車要來了。

不久,從開遠開來的一列火車,出現在河對面的半山上,進入我們的視線。這是一段緩坡鐵路,火車爬著坡,喘著粗氣,聲撼山谷。不一會,火車鉆進山洞向南而去。南洞復歸清靜,楊平才回過神來,說:太有意思了!下次還要來南洞

離開南洞,我倆騎車經白土墻、開遠南橋,進入城區。我本來打算到位于城里人民北路的分部物資站,見一見已從軍械修理4連調到物資站的同鄉戰友李建富,就在那里混伙食,但楊平不愿去給李建富增添麻煩,只好作罷。

回到連隊,已過午時。于是,趕緊弄東西填肚子。這時,入伍不久的新兵、通訊員龍漢章給我拿來一個大信封。

我一看信封是《山梅》編輯部寄來的,就興奮起來,因兩個月前該編輯部給我來了一份通知,說我寄去的短篇小說《小偷》擬用,要我勿寄它處。《山梅》雜志是文學雙月刊,全國公開發行。

我興奮地拆開大信封,見是《山梅》1985年第2期。在目錄頁中,我發現自己的名字和作品被指向第50頁,于是趕緊翻到第50頁。我寫的小說——那個偷別人錢包被發現后等著挨打的少年卻最后跪地謝恩的故事,靜靜地在第5051頁展現,散發著墨香。

我不心花怒放都不行!這是我第一次在全國公開發行的刊物發表作品。

如同有些作者最初發表作品一樣,喜歡用抄留的底稿對照發表的作品,想看哪些地方被編輯修改過。我對照每句文字和每個標點符號,最終發現只有一個逗號被編輯改成了句號。這是很不錯的結果,我為此激動。當時名紅全國文壇的詩人汪國真,也在這期《山梅》發表了詩作,這也使我感到高興。

兩天后,楊平分享著我那作品發表的喜悅,高高興興地離滇返川,愉快結束她實質性的新婚假期。

 

 

作者:李盛全 來源:網絡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網站地圖 | 在線留言 | 信息交流 | 網站投稿說明
  • 瀘州作家網(www.ivaluesuite.com) © 201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錄
  • 主辦:瀘州市作家協會 站長:楊雪 總編:李盛全 名譽總編:剪風 副總編:周小平 羅志剛 總編室電話:(0830)2345791 法律顧問:劉先賦
    地址:瀘州市連江路二段12號五樓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備108081號
  • 菠菜白菜信息网 佛山市| 义马市| 大名县| 阿瓦提县| 驻马店市| 甘孜县| 海伦市| 济南市| 屯昌县| 勐海县| 定结县| 文成县| 江山市| 抚远县| 蒙城县| 诸暨市| 益阳市| 舒兰市| 大竹县| 奉节县| 金沙县| 吕梁市| 普洱| 高州市| 岚皋县| 化德县| 宁河县| 长武县| 石嘴山市| 资讯| 咸阳市| 海门市| 阿鲁科尔沁旗| 胶南市| 芮城县| 老河口市| 子长县| 循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