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特輯 >> 劉光富作品特輯《我的土地我的村》 >> 內容

陰陽剃——匪妻(3)/成都.張中信

時間:2012-10-19 7:18:12 點擊:

  核心提示:在巴城人眼里,剃頭行業雖屬于三教九流的“下九流”,卻頗受人敬重。他們把從事剃頭行業的師傅尊稱為“待詔”。待詔之意雖屬巴山土話,其真正含義難以言清,稱呼時那滿含尊重的意思卻表達得再明白不過。因而,在巴城...

在巴城人眼里,剃頭行業雖屬于三教九流的“下九流”,卻頗受人敬重。他們把從事剃頭行業的師傅尊稱為“待詔”。待詔之意雖屬巴山土話,其真正含義難以言清,稱呼時那滿含尊重的意思卻表達得再明白不過。因而,在巴城作待詔,一般情況下,生活得還是很自在的。

陰陽剃是巴城最棒最神的剃頭匠。有關陰陽剃的名字和家世,都已無可考證。只知道他十歲開始學剃頭手藝,無極無源無所無家無妻無子,全部的家當只有一把剃刀相伴。孓然一身行走在塵世間,陰陽把最后的歸宿選定在巴州城。

陰陽剃一生剃頭無數,為巴城老少爺們極盡了瀟灑和風度之能事,多少年過去了,無人對其稍有微詞。在巴州一城,陰陽剃的生意極火爆,可再火爆再熱門,陰陽剃的鋪子也就那么丁點的地盤。他始終不擴張鋪店,不招收徒弟。按他自己的話說,一人吃飽便全家不餓的剃頭匠,掙那么多錢做啥?錢財那玩意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多了也沒地方花。

陰陽剃在剃頭方面頗有功夫,手法技藝瀟灑大方:剃頭時,不需你低頭,不必仰面,更不要彎腰,只要他往你身后一站,你便可以感覺到全身的輕松。不知不覺中只見他手起刀落,刷刷刷一連串銀色的弧光閃過,還未等你回過神,便聽他說聲好了。被剃者只覺得頭顱一片涼爽,頓時滿面春風,耳聰目明,通身散發出沁人心脾的舒暢和輕快。

陰陽剃在巴城有個三不剃的規矩:一是打家劫舍的土匪不剃,二是欺民壓眾的官吏不剃,三是尋花問柳的浪子不剃。這三個規矩很令人信服,也讓巴城男人為之大翹拇指。好在那些不屬于他剃頭之列者居然很自覺,從不主動去找陰陽剃的麻煩。就這樣,陰陽剃憑他的一手功夫和三個規矩,在巴州城安安穩穩剃頭幾十年,剃出了個響亮的名頭來。

陰陽剃究竟喜歡剃啥子樣式的腦殼呢?說來也簡單,就是用剃刀在腦殼上剃出有陰有陽的分頭來。頭發長的那邊叫陽,頭發短的那塊叫陰,陰陽合諧,構成一個造型完整的腦袋瓜子。滿清滅亡后,大辮子不再吃香,“陰陽頭”便成了巴城人追求的時尚?赡切┨陸T了大辮子的匠人,拿出渾身的解數,怎么剃發型也不倫不類。只要想不拿自己的腦瓜開玩笑,那只有找陰陽剃了。

最讓人放心的是,陰陽剃剃頭會因頭留發,自然造型。對那些圓頭圓臉者,他剃出的發型可使你臉型略顯修長,天庭地角尺寸得當。而對那些長臉扁腦型,他極盡修發之能,剃出來的發型正好彌補了給人“拉長臉”的感覺。所以說,陰陽剃不簡單,絕不是個簡單的剃頭匠,他的腦瓜太好使了。于是有人講,陰陽剃精通面相學,懂得因人而剃善會因頭剃發。否則,一個簡單的頭發打理豈能剃出如此之韻味呢?有好事者問及此事,陰陽剃從不正面回答,只報以詭秘的笑容。

幾十年如一日,陰陽剃從不跟同行爭生意,也絕不跟同伙論短長,默默無聞地守著自己的鋪子,做著單調而枯燥的剃頭活計。那年月,巴城人以剃陰陽頭為時尚,尤以年輕人為最。陰陽剃那不顯山露水的剃頭鋪子,一年四季,總是門庭若市,似乎沒有清冷過。

安穩日子過久了,連陰陽剃自己也覺得乏味,而由他制定的規矩,也似乎從來無人愿意破壞。陰陽剃日復一日,只好重復地做著剃頭刮臉的事情。日子一恍悠,陰陽剃在替別人剃頭修面,找回青春感覺的同時,不經意把自己也變得兩鬢蒼蒼了。眼看著陰陽剃就要為剃頭生涯劃上圓滿的句號。

也許,命中注定會有此劫,陰陽剃到底還是遇到麻煩。那年,威風八面的“棒佬兒”王三春自陜南打回川東北,風風火火重操起打家劫舍的勾當,一時間鬧騰得大巴山雞犬不寧。王三春本好斗之人,聽說巴城有此奇人,便決意親自進城,試探這個被巴城人傳得神乎其神的剃頭佬。

王三春本粗手大腳,臉如黑炭,虬髯滿面者。為蒙蔽陰陽剃,當然也為了試探規矩底線。他特意進行了喬裝打扮,刮去滿臉虬髯,只留了滿頭瘋長的毛發。一身勁裝玄衣也變成了灰白長袍,鼻梁上還架了副厚厚的圓圈眼鏡,活脫脫一個收租的帳房先生形象。

王三春施施然走進鋪子時,忙里偷閑的陰陽剃正好在打盹,他連看也懶得看一眼,便順手自幾案上提了把大號鬼頭剃刀,揮刀自王三春的頭頂剃將下去。陰陽剃畢竟是陰陽剃,才一刀剃下,便感覺到了來自于王三春那密密匝匝滿頭黑發間的罡氣,可他已收不住那閃電般劃過頭顱的刀光弧影。

“哈—哈—哈—哈—”未等陰陽剃醒過神,王三春已手舞足蹈地仰天大笑起來,笑聲如梟鳥嚎叫,震得鋪子的門窗也微微發抖,使得陰陽剃手中那把剃頭刀閃爍的刀鋒也有些暗淡。

“我真是瞎了眼,自己壞了規矩!蓖跞盒β曃串,神態自若的陰陽剃已猛揮右手,一道紅光迸射出,陰陽剃剛剛還活動自如的右手便“咔嚓”自剃刀上跌落……

王三春那被陰陽剃隨手一刀剃過的腦殼上,卻再也長不出頭發來,奇奇怪怪的恰似“陰陽頭”。

                           

 

 

 

 

 

 

 

 

作者:張中信 來源:網絡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網站地圖 | 在線留言 | 信息交流 | 網站投稿說明
  • 瀘州作家網(www.ivaluesuite.com) © 201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錄
  • 主辦:瀘州市作家協會 站長:楊雪 總編:李盛全 名譽總編:剪風 副總編:周小平 羅志剛 總編室電話:(0830)2345791 法律顧問:劉先賦
    地址:瀘州市連江路二段12號五樓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備108081號
  • 菠菜白菜信息网 雷山县| 镇原县| 上蔡县| 璧山县| 全州县| 绵阳市| 北流市| 鄂托克前旗| 乾安县| 崇义县| 拜城县| 宁津县| 新干县| 开鲁县| 白城市| 札达县| 永福县| 苗栗县| 兴宁市| 灵璧县| 霍城县| 博野县| 洛扎县| 鄂尔多斯市| 绥阳县| 常宁市| 定州市| 云南省| 永顺县| 光泽县| 湖口县| 昂仁县| 霍林郭勒市| 越西县| 苏州市| 沙坪坝区| 呼伦贝尔市| 于田县| 麻城市| 咸丰县| 剑川县| 恩平市| 凌海市| 青岛市| 司法| 广宁县| 平和县| 阜阳市| 讷河市| 五莲县| 沧州市| 盱眙县| 繁昌县| 都昌县| 海盐县| 乐安县| 塘沽区| 吉安市| 醴陵市| 澄城县| 龙门县| 辽宁省| 孙吴县| 河南省| 闸北区| 若尔盖县| 武宁县| 静宁县| 东乡县| 吴桥县| 灵川县| 青阳县| 高尔夫| 白城市| 临高县| 肃宁县| 陕西省| 綦江县| 县级市| 安远县| 平谷区| 高陵县| 巴青县| 尚义县| 福贡县| 南充市| 太仆寺旗| 武城县| 聂拉木县| 沁源县| 正蓝旗| 盘锦市| 驻马店市| 兴国县| 章丘市| 景泰县| 壶关县| 镇宁| 开原市| 松滋市| 中卫市| 邵东县| 吉安县| 南充市| 西乌| 邻水| 清水县| 榆树市| 涪陵区| 双城市| 原阳县| 石泉县| 万山特区| 吴川市| 达尔| 宁乡县| 昌都县| 普定县| 镇坪县| 苍南县| 含山县| 马公市| 贵阳市| 天祝| 合阳县| 鲁甸县| 三台县| 靖边县| 商水县| 芮城县| 永善县| 阜宁县| 石景山区| 池州市| 南岸区| 和平县| 福州市|